首页

妖女乱国番外:子墨(一)

从平城北门一出来,就有一条平坦的官道连接着平城和统万,再由统万直达广武,将北边几个大城横向串联了起来。

从前北方战乱时,像这种能穿越整个北方大陆的官道是想都不敢想的。如今才不过一年的时间,就已经将原本各国的官道相连,修宽。如今这条官道已经能同时过两驾马车了。能如此快地修建官道,还要多亏了何卢的方石机。

自从有了这官道,往来的民众和商户便与日俱增,道路两旁每跑马一段路,就能看到茶肆、客栈,往往都是忙忙碌碌地进出着客人,有时便是深夜也不见停歇。

似乎是特意为了避开白日的人流,一辆造型极为古朴的马车天才亮便驶上了官道。

车速不算快,却依旧能看出来是在赶路。只因车夫聚会神地瞧着前路,对周围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。

车身也不华丽,可无论是早起进城的人,还是远道而来的商客,看到马车上绘制的飞熊图案,都纷纷让开一条路,垂首恭谨地竖立在道路两侧,等马车从面前驶过,才抬起头,对马车上的人进行诸多猜测。

子墨闭目坐在车内,手里捧着一个漆木盒。盒子里的东西显然十分重要,所以哪怕知道这一路还要走上近一月,他也没打算将盒子放到一侧。

对于百姓给他的马车让路这种事,他虽然已经接受,却并不习惯受人瞩目。

小师叔说行者楼如今与帝王相伴,为了众行者的安危,行者楼的声望绝不能衰落,否则很难自保。若不是因此,他是绝不会坐这种有标记的马车出远门的,毕竟骑马要快得多。

子墨心里清楚,哪怕他日夜兼程地赶到了那里,面对的可能依旧是失望。可早一日到广武,都让他的心早一日安定下来。

想到邀雨的状况,子墨感觉自己有些心绪浮动,索睁开眼,打开手里的盒子,检查里面的东西是否无恙。抚着上面的圣旨,内心才又平复了一些。

为了这卷圣旨,或是为了今日的局面,攻下平城那日,他眼看着嬴风当着他的面,将雨儿抱上马车,绝尘而去。

他何尝不想同去?他等了三年,才终于见到她。哪怕她真的去了,也该是在他的怀里。可那天,他却连一句话都没能同雨儿说上,甚至都没能好好看她一眼,便匆匆别过……

一年前,平城外厮杀一片。仇池军和檀家军一路,同平城内的禁军两向夹击北魏的叛军。

后来平城的禁军意识到援军虽然打着檀字的旗号,却是宋军,并不是檀邀雨的私军,想要反抗,却早已大势已去,平城很快就在檀字旗的碾压下破了。

最先入城的便是子墨带领的仇池军。檀道济虽然也见女心切,指挥的风格却依旧是老将的稳扎稳打。同仇池军不要命了进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仇池军此次是来复仇的!曾经的围城之辱,夺了仙姬之仇,他们从未忘记。他们不是宋人,他们今日哪怕是死了也要赢!

花木兰同子墨二人配合默契,显然是对今日的局面几经练。子墨带着重骑兵团一路冲锋,如利剑割破敌阵的咽喉,让敌人的气势瞬间被压制下去,而花木兰则带骑兵横扫被打蒙了的叛军,让他们回过神前就已经丧命。

仇池军在两员主将的带领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城门。正赶上嬴风开城出来,三人合力,西城门前的叛军很快便被扫荡一空!

攻破了西城门的子墨却没有派兵去支援檀道济,反而直接带人入城。他带兵直冲皇宫,花木兰则转身带人从内部抢下了城墙的控制权。